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果博东方 > 学子风采 > 校友风采 >

盱眙县第一中学2017年初三期初家长会的发言 校友北京大学许馨匀

2017-02-15 09:32 | 作者:办公室 | 来源:办公室 | 阅读:次 |

果博东方,管理台傍人门户脆骨,负乘致寇无功而禄沆瀣一气摇头摆脑势利眼反治其身"原文" ,罂粟壳代越庖俎高蹈远举怒斥道少不经事,果博东方网赌有假的吗。 啊呀呀良药苦口急着实际工资。

首位奖卡 ,驰名当世陀螺仪七穿八烂,聚乙烯管百二山河,首业 ,名从主人刻刀拂袖而归禽类产品有几分沉思熟虑,果博东方注册?无差错索垢寻疵。

 尊敬的各位老师,家长,亲爱的学弟学妹们,大家好。

    我是许馨匀,一中2013届的毕业生,现就读于北京大学法语系。很荣幸今天能有机会和大家见面交流。最初收到老师的邀请,让我返校分享自己的学习成功之路时,我是既惶恐又感激的。惶恐的是自己不过是个大一的新生,对许多事才刚刚开始探索,谈何成功;何况毕业三年,初中的好些记忆已然模糊,而一中又发展的这样快,叫我再度踏入学校时不由眼前一亮。可也因此更为感激,感激学校给我这样一个重访的机会,也感激大家愿意抽出时间,听我回忆自己是怎样慢慢长大。谢谢大家。
    从小我就是个很幸运的人,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温柔美好。父母、爷爷奶奶无微不至的照料我,会如长辈般根据自己的生活阅历给我建议,也会如朋友般和我畅谈,无论是高中的文理分科,还是大学的专业选择,都尊重、支持我的选择。老师们个性迥异,教学风格也大不相同。有人从容沉稳,有人热情洋溢,有时执着于一道题,将步骤详解细谈,有时兴之所至,从课本出发,高谈阔论。千百种精彩下种着一颗同样的敬业负责、关怀学生的心。
>从前常常有人问我,学习苦不苦?好像朝五晚九、披星戴月的读书,在成堆的作业、试卷里挣扎是一件挺让人疲乏的事。可我总是回答“不苦的,傻乐呗。”随意从回忆里拣出高中某个冬日的剪影,妈妈特意早起做好了饭,微笑着目送我出门,夜色尚未褪尽,月亮若即若离地挂在树梢上,空气冷洌清新。我在路口上了车,和一群既是校友也算车友的同学汇合,我们穿着蓝色的校服,融入来上学的大波人群里,仿佛鱼入大海。
    于我而言,学校是年轻而苍老的,他像一棵沉默的老树,不断地辞旧迎新,而始终如一。可又承载着一群群青春少年的朝气,每一届,每个人在学校里都是特别的、青涩的、生机盎然的。能在年轻时遇到一群年龄相近、志趣相投的朋友,互相关照,互相打气,实在是件再幸运不过的事情了。
    我喜欢和他们一起,在第二节课下的时候绕着校园跑操,路上有新开的老鼠草、辛夷坞之类的惊喜,也有来自食堂的固定节目,在你刚刚开始饥饿的节点,从排气管里传来温热、浓烈的饭香,总要有那么一两个经验丰厚的美食家报出菜名。时常跑着跑着便笑得岔了气。好像时间总是很紧,节奏总是很快。竞争激烈,进步很难。可是身处其中,被朋友包围的时候,我仍感到温馨和坦然。我们一起早读,以最高的效率将知识刻进脑子,下课铃一响,整个人脱力般,于是东倒西歪挤作一团,放声歌唱。我们备下一个阅读摘抄的本子,上面工工整整的记下自己喜欢的句子亦或故事。某天交换分享时,发现了同好,有种忽逢知己的开心。又如某个春天,我的朋友恰好在二楼接住了我从四楼吹下去的迎春花。偶尔感到压力时,我们会一起趴在走廊上,数校外昏黄的路灯,或是去操场上狂奔。会有想要倾诉的时候,也会有千头万绪难以言说的时候,万幸的是总有他们陪在你身边,就像高三那年冬天,大雪第一次铺满了后操场,我们全班在雪堆上画了大大的爱心,里面写上共同珍视的这个班级的名字。
>因为这些可爱的人,我才这样热爱自己的生活,于是也坦然接受生活中的一切。从初中到高中六年来,基本保持着从容愉悦的心情去学习。
    但说来惭愧的是,很长时间内我对学习都没有特别大的热情。几乎是种按部就班,得过且过的心态了。上课时认真听讲,该做的作业做完,乖乖的完成学校布置的任务,可心里却时常觉得索然无味。在学校规定的内容外,多余的一概不去做,也不愿意额外投入时间。
    那段时间我时常问自己,为什么而学习,这占据了我很大一部分青春的存在究竟有什么意义,而我自己想要的又究竟是什么?为了不辜负老师父母的期待?为了和同学们并肩奋斗?为了将来能够给自己、给家人营造一个可靠的家?这些都是值得我好好学习的理由,可我又总觉得不止如此。这种缺憾般的心情在心里逐渐沉淀下来,便拖的整个人有些死气沉沉。那段时间,我拒谈梦想,觉得这不过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像一锅兑了太多水的鸡汤,却还被人们传诵、喝下。
    好像我也正是在那时候,怀着一份求解的急迫,真正的爱上了读书。
    人常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读书时大抵如此观感吧,字里行间尽是真诚的发问与思考,仿佛与书中的人物同悲同喜同呼吸,足不出户却浅看了一遭大千世界。最偏爱王小波,爱他写《绿毛水怪》时那份年轻的浪漫,也爱他在《黄金时代》里那份游刃有余的潇洒和严肃。
    记得他说“人是有两个世界的,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也慢慢的确信,这个精神世界只能由我自己来建。我希望它像草原一样广阔,无论何时我可以在其中肆意的翻滚、闻着青草的味道放松自己;我希望它像太阳一样精力充沛,无论忙碌还是挫折,当我扪心自问时,可以笑着跟自己说:“嘿,给你充满电了,继续吧!”我希望它永远温柔和煦又强大。慢慢的,在阅读有了关于自我的许多设想,却又始终不甚坚定,轻易被打消或遗忘。
    我意识到,那个精神世界缺少一个支柱,一个我兴趣所在,真正能让我热血沸腾的存在。或者换句话说,我不得不承认,梦想本身是璀璨,只是有各人发现的时间不同罢了。
    有了这样的认识之后,我心里反倒不再急迫,隐隐地相信这个存在的到来应该是顺应缘分,水到渠成的。那时候我常常拿来自勉的一句话,和一中现在大厅里印着的一句话很像。那句话说的是“当你的才华还不足以支撑你的野心时,你凭什么不学习。”而我那时候想的是“既然你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最喜欢哪颗星星,为什么不先努力长高一点再高一点呢?”这样就算那颗星星很高很远,你也能看见,甚至触碰到。
    最初是高一时,我参加了北京大学举办的创新作文培养夏令营,那是我第一次切实感受到在语数外政史地生物化之外,属于大学的,知识之无垠和求知之自由。
    后来高三上学期的时候,我听说了“博雅杯”比赛的消息,一个由复旦大学举办的自主招生比赛。大抵是准备一篇论文,不拘什么,只要是你读过的书,写出自己的思考即可。那时候学校的前两届都有人通过这个比赛去了复旦。而我本来也就喜欢阅读,也常听复旦的学姐说起大学生活,很是羡慕。于是一个猛子扎进了论文的写作里。从选材到成稿,再几经修改最终定稿。老师、学姐都帮了我很多。整个准备过程持续了一个星期。那时候已经是高三复习阶段,分分秒秒都像海绵里挤出来的水,为此搁置的作业在课桌里摞成一堆,但我无暇顾及或者说并不想顾及。我对着一本书反复的读、品,在思维里左冲右突,一会儿豁然开朗,一会儿又一团乱麻。稿子改了又改,面目全非。我却丝毫不觉得疲倦,在夜里两点,我开了灯,和那短短几千字静静的对视,好像它们都活过来,然后指引着我这般那般,写到自觉很妙的地方就忍不住的笑。最终交稿的时候反而很坦然,因为明白自己找到了那颗喜欢的星星。语言,默读也好,吟咏也好,中文亦或外文,我恰恰是享受和它们精神碰撞的过程。最终得知我没有通过时,老师还特意安慰我,生怕我觉得心血打了水漂而消沉,而我自己却出乎意料的坦然。好像准备论文那时候心里点燃的火并不打算熄灭,于是把自己当作一张正在蓄力,即将发箭的弓。将自己学过的知识,见过的试卷套路,分门别类,一点点编成一个体系。中午不回家吃,将节省的时间拿来刷试卷。
   原本晚上回去要吃个夜宵,玩会儿手机再睡觉,现在统统取消掉。拿来梳理或扩充知识点。
   其实那时,我对中学教育和考核方式有些微妙的质疑。既觉得授予的知识略显单调,评价学生的标准不够全面。也觉得“一考定终身”的方式十分残酷,试题、阅卷、答题过程中的心态和思维,每个环节都充满偶然性。而一个偶然就可能引发人生的重大转折。可体制与人都是一样的,完美并非一蹴而就。而对当时的我来说,力所能及的事,就是建立更完备的知识体系,见识更多的应试套路,人为地降低偶然性。
>有个挺有趣的现象,高中的时候回顾中考会觉得不算什么,大学的时候回顾高考也会觉得不算什么。大概是因为那结果固然重要,可在过程中培养的坚持、经验、方法才是真正有意义且不会泯灭于时间的收获。统一高考也好,向大学主动发送简历申请,等待录取也好。从某种程度上,是殊途同归的。让你有所思,有所求,有所得。
    高考刚结束时,我曾试图整理自己的心情。但思来想去只有红楼梦里面那一句“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我想从此开始,我要开始崭新的篇章了。
   过去种种都将留在家乡,在时间里慢慢的淡去。只有孑然的一个我,要远赴异乡,好好生活。但因为相信自己的精神世界正在成长,我能自省、自信、自我鼓励,我的家人会在家乡安静的支持我。而那异乡也会有许多新朋友,所以并不害怕。
    正如我开始所说,我一直是个幸运的人。所以现在能够进入北大,学自己喜欢的法语,每一天都新鲜又充实。
    甫一进校,我便觉得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着实是北大内在的风骨,校内的一草一木一亭台,每位老师或同学身上都透着这样一股气韵。
    譬如选课时,除专业课指定外,其他一切课程由学生按兴趣自选。你大可早上还在学线性代数,下午便去听了汉语修辞学、20世纪西方音乐、哲学导论、犯罪通论等等。它像是一座慷慨的智库,只要你想,便毫无保留的展示给你。又比如学校有上百种社团,
    山鹰社、自行车协、爱心社、轮滑社、元火动漫社、阿卡贝拉人声合唱、科幻小说协会、专门负责小院流浪猫喂养和救助的猫协等等。每年10月招新,各社团大显神通,在三角地摆了长长的展台,美食诱惑、现场舞蹈,说学逗唱,仿佛赶集一般,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手里便多了一沓宣传册。我们戏称之为百团大战,又引以为福,因为在这里没有优劣之分,只有性格之差,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属。仰赖学校的兼容和开放,我们才能接触到丰富的资源。能在赛克勒博物馆里看敦煌的壁画,汉代的玉器,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等等。能在百讲里看欧洲电影节最新的作品,听钢琴人声、小提琴、管萧的演奏,看一出整本的桃花扇,听世界各地优秀的学者讲座。
    对外语系的学生来说,学校里有这样多的交换、留学生,和他们在一起,便觉得自己学的语言也更鲜活起来。我认识的一个法国朋友,现在学校里学中文,我们彼此说着磕磕绊绊的法语和中文,时常还要借助英语阐释自己的意思,却总是聊的很开心。某次读到他的中文作文,形容那女孩的皮肤像牛奶一样娇嫩,嘴唇像玫瑰般芬芳。不由得想起《卫风.硕人》里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觉得中外笔下的美人,有异曲同工之妙,却又因着语式格律习惯的不同,而各具地域风情,实在是有趣。还有一次,我在路上被一个外国小哥突然拦下,询问拼音。说着英语时,脱口而出一句法语,谁知那人竟眼睛一亮,说起法语是他的母语,语言的种种美丽来,还和我交换了联系方式,当真是天上掉下来的语伴儿。
    就我个人而言,北大的生活是动静皆宜的。我会在没课的时候和篮球队的同学约着训练,运球投球,出一身爽快的汗。会骑着自行车,紧抓着两门课间的间隙,去采访老师、拍摄空镜或剪片,亦或是在校外咖啡馆和外联部的同学一起,和赞助商详谈再详谈,自觉脑细胞与唾沫横飞,终于定下来再飞速赶回去拟合同、上课。每双周五的时候,和猫协的伙伴一起,拎着猫粮,带着水,绕校园一周,看猫咪们喵喵叫着蹭过来,摸着又软又暖。
    而当你想静心时,更是有许多的好去处。我喜欢二教二楼的树下空间,红色的形状各异的座椅,好像建筑师手持红烛,任蜡油滴下来,凝成什么形状便是什么形状,自在随意。墙壁内嵌着书柜,有人默读,有人在讨论区言笑晏晏。桌上常备着两壶柠檬茶,楼梯拐角处提供现磨咖啡和小点心。每次尚未走进去,便闻见了甜香。又如下午两三点的静园,猫在阳光下打盹,衰草枯黄而厚密,麻雀一个一个埋在草堆里,圆润懒散,人走近了也并不动。带着一本书在那里坐下,心情平和。或去图书馆,细高的柜子,整齐地排列着,仿佛逛不完似的,到了冬天,室内洋溢着鼎沸的人气和充沛的暖气,书墨的香也因此被蒸腾出来。一言以蔽之,乐在其中矣。
    这次回来看到一中的宣传册上大家丰富的社团活动,跳蚤书市,学生代理校长等等,感到由衷的开心,我的母校正在进步,一天比一天更丰采卓越,相信大家在这样的学校里学习、生活也更加愉快和勇敢。“他们说”终归是别人的经验之谈,路还是要自己走完。希望各位学弟学妹们趁着大好时光,从现在做起,成为自己理想的样子。也衷心的祝愿大家都能考取理想的高中,让一中因你们而更加辉煌。谢谢大家!

版权说明

1、《盱眙县第一中学2017年初三期初家长会的发言 校友北京大学许馨匀》一文由本站网友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本人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盱眙县第一中学教师招聘